走进汉郡合浦.海丝明珠—铜凤灯

刘忠焕

这件雁鱼釭灯由雁首及长颈、雁身及雁足、灯盘、灯罩四部分组合而成,表面施以彩绘,勾画出翎羽、鳞片等。

图片 1

在合浦,铜凤灯是无与伦比的文物瑰宝,是汉代墓葬錾刻纹青铜器的代表作。凝视铜凤灯,它反映的不仅仅是作为汉代郡治和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繁荣兴盛,也彰显了当时手工制作技术极高的水平。铜凤灯是1971年在合浦县望牛岭西汉晚期一号墓发掘出土的,出土时是一对。铜凤灯高33厘米、长42厘米、宽15厘米,外形仿凤鸟,双足并立,昂首回望,凤尾羽毛后曳垂地,与双足共同支撑身体,轻盈而稳固。凤身细刻有羽毛,轮廓清晰。头、冠、颈、身、翅、尾、足,比例协调,栩栩如生。凤背是一个圆孔,放置灯盘,颈内空,由两节套管相连,可以折开和转动,腹腔可盛水,回首的凤嘴衔喇叭形灯罩,正对灯盘上方。当灯火点燃之时,油脂燃烧后的烟灰通过凤嘴进入颈部,传达腹腔,溶于水中,消除了油烟污染。铜凤灯采用细线浅刻花纹工艺,异彩大放,已经达到了青铜装饰的里程碑水准。造型也逼真美观,极具艺术观赏性。因此,铜凤灯出土后得以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览”,漂洋过海,到了日本、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墨西哥、荷兰、比利时等国展出。1995年,再度随“中华文明珍宝展览”出展北欧挪威等国,可谓名扬四海。铜凤灯,仅是后人以其外观造型而命名,在汉代,这一类的灯具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叫做“釭灯”。这个“釭”字,在《说文》中有解释,“车毂中铁也”。《说文》段注认为:“凡空中可受者,皆曰釭”。《释名·释车》曰:“釭,空也,其中空也”。《广雅疏证》也说:“凡铁之中空而受枘者,谓之釭”。在汉代之前,“釭”主要应用于车辆和建筑上。到了汉代,工匠们借鉴了车辆和建筑上的设计,巧妙地在灯具上安装了弯曲而中空的导烟管,制作出了造型优美而且环保的“釭灯”。

这里的“银釭”“残釭”都是指古代的一种灯具,发明于两千多年前的汉代。

图片 2

铜凤灯:秋雨夜长,丹心寸光

图片 3

图片 4

孤檠秋雨夜初长,愿借丹心吐寸光。可以想见,即便是已经入土为安的墓主人,也要像生前一样,为一方水土的安宁与兴旺,还在鞠躬尽瘁、操劳家国大事。彼时,釭灯非一般人家所消受得起,明照成了达官贵人或者商贸巨贾在黑夜里唯一的寄托。而在墓室的漫漫长夜中,釭灯还能照亮墓主人未竟的使命。历史上,有喜欢卖弄文采的“文艺青年”,爱拿釭灯来说事。如,西晋的夏侯湛写有《釭灯赋》,誉为“取光藏烟,致巧金铜;融冶甄流,陶形定容。”南北朝的王融在《咏幔诗》里说:“但愿置樽酒,兰釭当夜明。”江淹在《别赋》里说:“夏簟清兮昼不暮,冬釭凝兮夜何长。”南朝梁元帝在《草名诗》里也偶有佳句:“金钱买含笑,银釭影梳头。”唐朝白居易在《卧听法曲霓裳诗》里也来凑热闹:“起尝残酌听余曲,斜背银釭半下帷。”可是,到了后来,釭灯就少有人提起了。就连《康熙词典》里,“釭”的词条里都说了,“按金釭,非灯,乃诗人误用也。”可见,到了明清时期,已经没有“釭灯”的记忆了。却原来,有了蜡烛和植物油点灯之后,便省了许多的事,加上炼铁技术的出现,青铜器便隐退江湖,釭灯也退出了历史舞台。不管怎样,釭灯还是为后人传达了美好与智慧。它将审美、实用与科学融为一体的高超设计,使人为之拍案叫绝。而在众多的釭灯中,我最推崇的还是铜凤灯,毕竟龙是华夏的图腾,配得上龙的便是凤,华夏子孙喜欢龙凤呈祥,自古皆然。铜凤灯的寓意,已经表露了吉祥的好彩头。现在,铜凤灯不仅是一件可供观赏的文物,其精美的设计还在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2011年11月,北海·世界客属第24届恳亲大会,吉祥物“阿凤”招人喜爱。她就是根据铜凤灯而设计的,配上客家人的习惯称呼“阿凤”,一股客家风情已扑面而来。
2014年5月,北海园博园开园。站在大门前迎客的便是巨型仿制的“迎宾铜凤灯”。
2014年9月,南宁机场新航站楼投入使用。这座建成后称为“双凤还巢”的航站楼,其设计灵感便是来自铜凤灯。与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中国龙”造型遥相呼应。
2016年12月,合浦“西汉羽纹铜凤灯”荣登《中国2016亚洲国际集邮展览》邮票。还有,广西特产网,将神兽尊、铜鼓、铜凤灯包装成“广西吉祥三宝”,卖力推介….“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我们已经无法再追忆铜凤灯的前世今生了,也许,我们得到的仅是它的一个信念,那就是釭灯在与光阴流逝的对抗中,从未动摇过。

这两盏雁鱼灯的造型极为奇特,作大雁回首衔鱼伫立状,大雁体态宽肥,颈部修长,身体两侧分出羽翼,有短尾,双足并立,脚掌有蹼,大雁的嘴巴张开,衔有一鱼,鱼身短肥,下接灯罩。

此灯刚刚出土时,获得了惊人的赞誉,我们由此得知两千多年前的古人,不仅具备了环保知识,还可以运用“黑科技”净化环境。随着几十年来考古发现的不断累积,专家们找到了更多类似的古灯具,也充分说明此类文物并非孤例,而是在当时比较普遍的技术。比如现存于陕西历史博物馆的西汉彩绘雁鱼铜灯就是如此。

造型复杂的釭灯,不仅出土于合浦,在全国各地的汉墓发掘中也屡有发现。据报载,河北满城一号西汉墓出土的釭灯,其灯腹内壁尚存有一层薄薄的白色水碱,证明其中曾储水。在湖南长沙五里牌四零一号西汉墓中,出土了装有双烟管的釭灯,烟气的流散更加通畅。在湖南长沙桂花园西汉墓,出土过牛形的釭灯。在江苏扬州邗江东汉墓,出土过错银铜牛灯。在河北满城二号西汉墓,出土过宫女状的“长信宫灯”。在山西平朔照十八庄一号西汉晚期墓、襄汾吴兴庄西汉晚期墓和陕西神木的汉墓中,还出土过雁鱼釭灯,以雁颈为烟管,雁口衔鱼。新近发掘的江西南昌海昏侯墓中,亦出土了一件雁鱼釭灯。据考证,在汉代,点灯用的油脂都是十分珍贵的动物油,蜡烛还没有出现,植物油也没有用做燃油。而动物油脂燃烧后,烟雾很大。釭灯的发明与使用,无疑是聪明才智的结晶——将烟气导入灯腹的水中,减少烟炱对室内的污染,起到了环保的作用。在这些出土的釭灯中,不少都是名花有主的。如海昏侯刘贺的雁鱼灯,长信宫灯为西汉阳信侯刘揭所有等等。但合浦的铜凤灯,在现存的资料中只有灯具本身的简介,却没有考证出是谁的陪葬品。是当时发掘过于匆忙,只取文物,疏于考证?还是考证水平不行,放弃了?这些疑问,还有待于科考人员的重视与努力。在汉朝,地处岭南沿海边陲的合浦郡,除了南流江沿岸外,大部分区域依然处于蛮荒之地,少有王侯之类的大人物到此。据陆敏珠著作《行走在时间上的南珠乡》里记载:“合浦汉墓群葬考古出土大观中有汉代中山王太后卫姬,国丈董恭等皇亲被贬谪迁徙于合浦,即薨安葬于此地。”配得上铜凤灯这种高级陪葬品的人,很可能就是这少部分人。也有可能是郡守、将军这一类权倾一方的封疆大臣。当然,合浦郡在当时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贸易繁忙,也不排除是家底殷实的巨贾。

乍凉秋气满屏帏。

它高为54厘米,长为33厘米,宽为17厘米,主体造型就是一只优雅的雁。这只雁以两足支撑地面,稳稳当当,亭亭玉立,它的脖子细长而优美,扭头形成了一个相当漂亮的角度,衔着以鱼头为造型的灯罩。总体看来,这件文物浑然天成,在富有生活情趣的同时,没有半点矫揉造作。甚至连雁的眼睛流露出的凶狠和专注,都被刻画得惟妙惟肖。

灯盘一般带有灯罩,灯罩由两片弧形屏板构成,每片屏板的宽度为半个圆周或超过半个圆周,合拢成圆形。其作用除配合导烟管控制灯烟的污染外,还可以根据风向和使用者的要求,随意调节屏板的开合方向和开启程度,从而达到挡风和调节光亮度以及光照方向的目的。

当然,本文开篇所说长信宫灯所具备的“黑科技”,这件彩绘雁鱼铜灯也同样具备。它的原理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整个雁身乃至雁首都是中空的,燃烧后产生的烟雾,就会顺着雁首,进入雁身。如果在雁身之中提前放好清水,就能有效地吸收烟油,达到环保的目的。

釭灯通过调整灯罩来控制亮度和光照角度,烟尘则通过雁首及长颈引入雁身,溶于水中。雁鱼釭灯既长于审美又优于使用,是造型艺术和实用功能完美统一的青铜器佳作。

一件文物,不单单只是工艺品、陈列品,也不单单是为了体现价值的高低,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从中找到历史的足迹,顺延着探究那些鲜为人知的风土人情,了解我们的祖先,是怎么样缔造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伟大国家。

青铜雁鱼灯

其实,这件文物不仅造型精美,功能丰富,而且还有独特地文化寓意。不管是雁还是鱼,在中国的文化中都有特别重要而喜庆的意义。鸿雁自然是一种传递信息,以解相思的瑞兽,鱼也代表着富裕,“衔鱼”则更有获胜的意思。整个文物,在构思上就反映出西汉时的风土人情。

这两盏雁鱼灯的出土,表明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人们就已经发明了可调节光线明暗的灯具,并且还学会了回收燃烧后的废气,避免空气污染,因此具有极高的工艺价值和环保价值。作为汉代“网红”款,河北也有出土类似的灯具。

长信宫灯和彩绘雁鱼铜灯共同说明,至少在汉代,中国古人特别是贵族们就已经开始注意到环保问题,并且以惊人的智慧,巧妙地方法来解决了这个问题。

因为大雁与鱼身都是空心的,所以点燃灯油产生的烟雾会被灯罩挡住,只能向上进入雁和鱼的体内,如果在雁腹内注入清水,可以使烟雾溶于水中。

在1985年,陕西省神木县店塔村的一座汉墓被发现,虽然它的墓主人身份不明,陪葬品也不算丰富,却发现这件精美的铜灯。

在南昌海昏侯汉墓的考古发掘中,有两盏青铜雁鱼灯尤为引人注目。

说起环保功能的文物,说起中国古代的灯具,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熟悉的长信宫灯。那是在1968年时,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中出土的重要文物。此灯因有“长信”字样,疑似为窦太后居所长信宫旧物而得名。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以宫女的手袖作为排烟管道,烟顺着此通道,进入宫女中空的体内,有效避免污染空气。

是指导烟管,釭灯就是带导烟管的灯,又可简称为釭,是汉代新创制的一种灯具。

图片 5

图片 6

其实,这件灯具是分体铸造的,它由雁首、雁身、灯罩及灯盘四部分组成。时至两千多年的今天,依然能够拆装自如,显示出当年制作者极高的工艺水平。而且,在这件灯具之上,还能依稀看到彩绘的颜色,当年它红、白二色,我们还能感受到,雁身之上应该就有仿羽毛绘制的花纹。

今宵剩把银釭照,

▋造型艺术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