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呼唤

黎明前夜静悄悄, 此刻,我仿佛听到了, 晨曦那急促的脚步声;
我还似乎看到, 她惊鸿一瞥寂寞沙洲, 继而轻盈地掠过村南小树林,还有
芦蒿萋萋阡陌小道和秀绿的田畴。 当款步来到绿树掩映的村口,轻柔地她
擎起那双纤细的手,挨家挨户 轻叩着一扇扇绿纱窗牖,
似乎在催促主人:喂,起床喽! 安睡中的爱人, 你听到了没有?
晨曦中的微风, 牵着窗前的蔷薇款款舞动, 几滴晶莹的晨露,
还没来得及在旭日里一展身姿 就被甩到外窗玻璃上,
呻吟着留下一道怅然的痕迹, 安睡中的爱人, 你安乐的双眼能否看到?
晨练的红男绿女陆续启程; 买卖人讨价还价声穿过巷穷,伴随着
左邻右舍的锅碗瓢勺叮当声, 安睡中的爱人, 你能否被惊醒? 我的爱人哦,
看着你安乐的睡姿, 真的不忍心打扰你。 如果时光等人,我宁愿
再次和你相拥进入梦乡 做着同样的梦,你去哪里,我去哪里,
一路相随,不离不弃。 可是,你已不是懵懂年少; 我也不再是情窦初开的花季,
你可否知道, 温柔乡里的安乐床笫, 消融、浊蚀了多少人的锐气和意志?
起床吧!我不再怜惜你正浓的睡意 。 我要和你一起 去树林,去田野
或去阳光大道呼吸新鲜空气; 哪怕千里迢迢去寂寞沙洲迎接旭日,
我也在所不辞。 我知道,只要有阳光和足够的勇气,
哪怕道路再坎坷也会有机会、也会有广阔的天地, 你说呢! 杨慎河 2013.10.12

她站在穿衣镜前再一次看了自己的脸,鹅蛋形的面庞光洁灵动,但脸上却透着稍许不平静,那一汪秋水的圆圆笑眼有着某些期待。她后退几步,让整个自己都进入到镜子当中,束腰的白色大衣,白色高跟鞋,搭配橘色的小提包,看起来甜美又不失大方,这正是她一直追寻的模样,心中那个更好自己的样子。她又微微侧过身子,再一次看了看自己的装扮。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又拿出粉饼,在自己脸上的各处细细涂抹,就像在雕琢一件艺术品。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对于这一天,不知在她脑海里出现过多少次,版本很多,但思想结果总是美好的,那仿佛是她力量的来源。现在,终于来了,她也似乎为此做好了一切准备。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月儿,快点啊,都来不急了!”从厨房传来妈妈的催促。“马上,来了,来了!”说着她就拿起包,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然后气定神闲地走出自己的卧室。妈妈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饺子,看到月儿,就笑眯眯地站住了,她露出满意的神色从上到下鉴定般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她打心眼里为自己漂亮的女儿骄傲,女儿她自强独立,把自己的梦想做成了自己的事业,现在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在自己的在期望中一步步走过来。“妈妈,我不吃了,来不及了,那边有吃的,饿不着我。”月儿把手挽在妈妈脖子上,对着她调皮一笑。“那叫你爸爸送你过去,他也没事。”妈妈看向正在喝茶的爸爸,“我开车技术遗传我爸,放心!”说着就出了门,妈妈还在嘱咐着注意安全的一些事。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她提着包,带着迫切的心情上了自己前些年买的车,她开了火,一个拐弯,扬起淡淡的灰尘在马路上空飞扬,车远远地在空旷的路上奔驰,那个目的地正在牵动着她。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来到星梦缘酒店,在保安的引导下,把车停放好。这里车子云集,她刚开进,后面的车子就鱼贯般跟着进来了,这应该都是来参加他婚礼的吧。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月儿整理好心情,提着包下了车,酒店门口人来人往,门口处那唯美的婚纱照和百合玫瑰扎成的拱门,和心型图案让她确信离他更近了,但又觉得离他从来没那么远过,似乎就会因为这一次的靠近,而让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远。她不敢靠近,月儿顿在距离门口几米外的地方,原本有些迫切的心情,竟在此刻变得,退却了。

——《饮酒·其五》陶渊明

一位高个子的男士出现在她身旁,穿得白白净净的,但他的眼神似乎带着一些不自然的飘忽,眼睛聚焦的广角很大,有一部分似乎有意地洒在月儿上,突然那眼睛就闪出光,绅士地转过脸,“月儿…”眼角带着惊喜的微笑轻轻唤了一句,月儿先是一愣,接着这熟悉的面孔一下子就把那记忆碎片组合起来,“梁旭”。“小丫头,变化好大啊,我看过你写的东西,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思想啊!”老朋友见面略带着调侃的语气。接着就开始了一路的长谈,从高中时候大家一起的故事,再到后来各自的学习与生活,还有当然离不开两人共同的朋友晨曦,但谈及他,梁旭还以原来的态度,却不知在月儿心中早已是不一样的存在。

工作是自己热爱的、爱人是自己认定的

走进婚礼的会场,浪漫悠扬的音乐萦绕耳畔,在这样的场景中两人各怀心事地沉默下来,“晨曦那小子怎么没把你拉去当伴郎啊,你们两个跟个兄弟似的,我也不得让步啦!”梁旭似乎是为了打破这种沉默,多年没见的朋友往往再次相见总不由得会有一种尴尬,害怕彼此的沉默。说这话一下子就把当年彼此在一起的感觉拉回来了,月儿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时候,那个给人感觉阳光明媚的年纪。但仅此一瞬,又被这唯美的音乐带回了现实,她嘴角微微上扬,现出苦涩的微笑,转而就消失在这光洁如玉的脸上,不禁文绉绉地来句“今昔是何昔啊……”

城市是自己喜欢的、朋友是自己挑选的

是啊,他都要结婚了,马上就要跟一个女孩走向人生的另一阶段,相互陪伴着。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见证这神圣的一刻就要来了。而她将是一个旁观者,不过这又有什么要紧,我要让你知道我月儿也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儿,在你面前我要笑着祝福,让你看到我的美,我的努力。

一切似乎完美

顺着鲜花扎成的拱形门一路往前,两边纯白的桌椅整齐地架在红毯上,各路亲朋好友都在这旁边的绿色草地上互相打着招呼,在精致的甜点和红酒中相互传递着喜悦。在这人来人往中月儿只感觉到一阵目眩,她在人流中寻找他,今天的他一定很帅吧,流连的目光转了个遍,仍没找到那张脸。这一片欢庆的景象在她眼中何曾能有半点绚烂色彩。

但是为什么,偶尔还是觉得想逃离所有的一切

恍然间,蓦然回过头去,是他,来了,他有看见我吗?他见到我肯定很开心,他看到我会不会跟我看到他一样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我一定要毫不在乎,一定要笑着祝福他。曾经那张不羁的笑脸现在似乎变得有些儒雅稳重,月儿猛地一下觉得有些陌生,和存活在心上的他有些不一样,呆愣在原地。梁旭迎向走来的晨曦,兄弟间无言且有默契地握紧拳头击下。月儿静默地看着近在眼前的这个人,陌生又熟悉。“看你的青梅竹马…”梁旭笑着看向月儿刻意放低声音凑向晨曦说,晨曦笑了,很阳光,径直走向月儿,月儿忽然一阵紧张,“小伙子,不错啊,结婚啦,怎么不找我做伴郎啊!”月儿刻意用了以前一起说话的风格,找回曾经的感觉,这样就能拉近彼此的距离,缓和彼此的尴尬,也掩盖了自己心里的伤痛。晨曦笑了笑,眼前的他脱去了年少的稚气,那眼睛还一点未变,这清澈的温暖就在目光交汇的刹那,在月儿本就不平静的心海里掀起了层层巨浪。“好久不见!”晨曦平静的脸中的嘴吐出了这四个字,那么陌生,那么平静,带着一种成年人该有的稳重,月儿的心海倏地一下风平浪静了,转而跌入一片清冷的苍茫。是啊,一切本早就不一样了,只不过是自己的执念罢了……

就一小会儿,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婚礼进行曲响起,晨曦站在唯美的粉红花台,他急切的目光兴奋而紧张,是啊,这该是他此刻应有的模样。新娘披头盖纱挽着父亲缓缓朝眼前的爱人走过来,神圣地把手交到晨曦手上,两人在不经意间深深地凝视着彼此,晨曦传达的是宠溺,新娘子也包含着爱意。月儿淹没在亲朋好友的座席间,“……不离不弃…相亲相爱……”月儿在游离的思绪中听完他们的誓言,似乎突然醒悟了,她放下了,那段早已丢失的时光,你还有你的现在,和需要去创造的未来。

放空思维,沉浸到自然之中

念旧的人总爱提及当年,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活在过去的。那个时候的场景总会像电影片段在脑海里一幕幕重播。

一次只有自己和天地的小小放纵

他们两人的家都在这个小镇上,毗邻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认识了,或许在一出生就是小伙伴吧。高中在一个学校,但不同班,但每每上下学总会在一处,晨曦的身边总会有个月儿,月儿的身边永远都有个晨曦。两人之间从不会客气,也似乎忘了性别。

抛开所有纷扰

这个时候他们还处在艰苦的高中时期,当小镇还在沉睡当中的时候,在浓黑化不开的寂静中,要么月儿,抑或是晨曦在一片安睡中被划破黑暗的闹铃惊醒,然后在黑暗中摸出手机给隔壁还在梦乡中的人打去,两人闭着眼睛,吐字不清地嚷着让另一方起床。两三分钟过后,静谧的小镇,还没有听得一丝狗吠,那一小段街道就被两个窗口射出的光照亮了,白色的皎洁如月,黄色的温暖如阳。继而就可以听得从两扇窗里传出的细微的洗漱,活动的声音。十几分钟过去,灯关了,仍旧留得街道一片漆黑,但这时的黑似乎不再浓烈,隔壁的卖早餐的王阿姨也已经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浓浓的水蒸气里忙开了。在街道的灰暗深处,还未见人,就听到朦胧的叽叽喳喳的呢喃,再一会月儿和晨曦两个人就浮现在王阿姨店门口照亮的那片光明里,成为她每天的第一位客人,然后在微笑中把他们送走。你的好吃,我就蹭一口,晚了,就相互责怪着往学校跑去。

让身体和心灵都得到治愈

这又是一回,午睡完过后,三三两两的街道,两个人昏昏沉沉地去往学校,不好上课就要到了,结果晨曦那小伙子在月儿的怂恿下,架起街边叔叔的自行车一溜就跑,月儿坐在后面不怀好意的傻笑,晨曦则只顾往前,仿佛后有追兵般不安。晚上放了学,晨曦买了几斤水果,推着自行车给叔叔忙着给陪笑脸道歉,转过身就拍向正在身后窃笑的月儿,斜着眼,摆出一脸嗔怪地模样,月儿当然毫不示弱,揪着晨曦的手臂,使得他一路求饶。

就一小会儿,然后就回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