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清晨

一大早,便被母亲叫起。我有些不满,平常我是总要在床上多赖一会儿的。可当我迷迷糊糊的看到母亲紧绷的脸庞时,我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心隐隐的颤抖起来。

         
临近七月,毕业的大学生们即将背上行囊,阔别他们生活多年的校园,从此踏上人生新的旅程,为最后的学生时代划上句号。和同学吃上一顿散伙饭,与多年的室友互道一声珍重,再见时怕已是多年以后。校园的四周,一对对相爱的恋人轻声细语诠释着悲欢离合的婉约爱情,哪怕校园里的豪放派词人高唱壮志在我胸,天高任鸟飞,也是抵挡不住校园里淡淡的离愁。

图片 1

村子里突然传出几声犬吠,我一激灵,坐直了身体。

       
 婉儿接到爱人的电话,约她在桥上见面。她上身白衣,下身着淡蓝牛仔裤,扎着马尾辫,唇儿红润,睫毛翘起,清丽可人。她今天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准备告诉心上人她的爱情宣言,击败“毕业分手”的校园爱情定律,她要和他一起风雨同舟,共度难关打一场漂亮的爱情保卫战。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母亲平时是极宠爱我的。但现在,她看着我的眼睛,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严肃得令我害怕的声音说道:“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呆在这儿了?”

        海走过来,倚着栏杆,默默的望向前方。

“你把我叫醒了,你要实现我一百个愿望!”

我动了动嘴唇,低下头没出声。我觉得我知道母亲来的原因,无非是来教训我。因为就在昨天,母亲眼中一向懂事的女儿,贴心的小棉袄,竟然学会了逃学,而理由仅是因为向往城市的生活,多次被拒绝后,想以此逼父母就范。

        婉儿微微皱眉,说你怎么了?

面前站着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个子不高,身材有些微胖,穿着一身破旧的粗布麻衣,圆圆的脸黝黑黝黑的,还沾着一些灰尘,鼻子又小又塌,两只小肉眼睁到了最大,嘴巴微微张着,显然是被我刚才的怒吼吓了一跳。

我以为,自己是应该被母亲教训的。并且我还很感激母亲,因为母亲找到我的时候,并没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手打我,而是一把把我拉回了家。母亲是动了怒的,从我被攥红的手腕和她红肿的眼睛就可以看出。可母亲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屋子一整天都没出来。

        沉默,还是沉默。

只不过愣了几秒钟,这个男人便清醒过来,双眼立刻迸发喜悦的光芒,泛着油光的脸因为激动迅速爬上一丝红色,只见他张开双臂,仰面对天大笑:

我始终不敢与母亲对视。我怕看到母亲的目光中有对我深深的失望。

       
终于海说,马上要毕业了,我准备跟张玉儿一起到省城找工作,我跟她好上了,我们分手吧。

“我找到了许愿神灯!哈哈!”

村子里的狗终于不再叫了,却显得四周更加寂静,我甚至听到了悠远的蝉鸣声。

        婉儿咬着胳膊死命的忍着不哭泣,但泪水早已流过了脸颊。

看着他狂喜的样子,我的内心没有任何感觉,每一次沉睡后的每一次被人唤醒,我面对的都是这样的面孔。他们都是贪婪的,权力,财富,一次又一次,我施展着自己的神力,麻木地给他们实现这令我作呕的愿望。就在我的心底,有一个如此娇小、脆弱的身影开始浮现,她的眼睛那么美丽。想到她,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扭着,愈来愈疼。

我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母亲的沉默让我无措,我决定先求得母亲的原谅。

        海子看着伤心的婉儿说,对不起,便转身离开。

熟悉的难受的感觉再次袭来,我只想进入下一次的沉睡,这样我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可母亲打断了我即将出口的话,她只是又一遍的问着我,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想去城市里生活。

       
婉儿看着海子熟悉而又冷漠的背影,她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痛哭出来,她多么希望海能够转身说,他错了,而他却就这样渐行渐远,没了身影。

“赶紧说出你的三个愿望,不要浪费时间。”我面无表情地说。

我愣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对母亲说道“是!我一直希望可以去城市里读书。”过了许久,母亲缓缓点了点头,我听见她带着很大的决心说了一个字:好。我惊讶得对上了母亲的眼睛,发现母亲深邃的眼睛里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她不再看我,转身离开了屋子。

         经过桥上的学生看着哭泣的婉儿,其中一人说道,怕是毕业分手了,哎
丰满的爱情,残酷的现实,我操!

“神灯啊不要担心,我没那么多的愿望,我的第一个愿望是,我想要很多的钱,要非常多才行。”他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我,好像在向我表达:要多少钱对我来说都不够,我想要用不完的钱。

望着母亲因承担生活的重担而日渐弯曲的腰背,我的内心一阵酸涩。我懂了母亲话中的意思,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宿舍里,海子在阳台看着楼下的婉儿,却早已经泪水横流。

“嗯,好,等你回到家,就会发现你的仓库里都堆满了钱。”我冷笑着说。

我站起身,内心挣扎地跟了上去,房子里却早已不见了母亲的身影。我有些焦急的冲了出去,呆呆地看着坐在台阶上沐浴着阳光,相互依靠着的父母。

        小高看着痛苦的海子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太好了,神灯谢谢你,等我有了钱……”

母亲望着家门前这一片小小的菜园,许久无语,只有紧紧锁住的眉头显示了主人的痛苦。父亲在旁边轻声安慰着:“我知道你舍不得,住了几十年的地方,早就有了感情,要不咱不走了,也许她只是一时感兴趣呢?更何况,去了那儿如果找不到工作
,怎么活呢?”母亲摇了摇头,“我们俩谁不了解她那倔脾气?我怎么会为了自己耽误了她。无论怎么辛苦,对她好的,我都会为她争取到的。只是……只是我真的放不下这儿,真的……”

        海子转过身来说,我不后悔,我只是忍不住不哭。

等你有了钱,你就修建起富丽的豪宅,找来无数的美女,每天享受酒与肉,快活度日。我心里对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早有准备。

在晨曦中,母亲眼里含着的泪水悄悄滑下,轻抚过她清瘦的脸颊,落在了用水泥铺成的台阶上。看着母亲颤动的双肩,我终是忍不住背过身去,任凭泪水夺眶而出……

       
小高又说,值得吗,就因为玉儿老爸是人事局局长,就因为一份工作,你就要跟你不爱的人在一起,遭同学们唾弃,看同学们白眼。

“我就能给村民引水了!村子建在山上,用水不方便,这下终于有钱做这件事了!我还可以给每家买几只牛羊和果树……”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清晨,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在她的孩子面前咽下了所有痛苦和无奈,却坐在台阶上偷偷哭泣的样子……

       
他说,值!你和婉儿一样,你们都是小羊,而我是山窝窝里来的一只狼,我们分处不同的世界,所以你们不懂。

这个愿望着实震惊了我,这是我听到的第二个不同寻常的愿望。我第一次听到这样单纯的愿望,还是在几百年以前。

       
 几年后,海和玉儿结婚了,海成为一名公安警察,后来还生了一个女儿;而婉儿却和学校的一名保安结婚了,生了一个儿子。保安在学校的时候,就一直追婉儿,整整追了四年,终于婉儿被打动芳心,这件事在同学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都说真爱超越了悬殊的地位,战胜了现实,在大学被传为佳话。

几百年前,我在沉睡中被一个姑娘唤醒,那姑娘有一头秀丽的黑发,还有一张美丽的脸庞,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格外地像两汪诱人的湖水,只是那湖水里泛着悲伤的光。我轻轻皱了皱眉,她可能没有金钱吧。我的出现吓到了她,我对缩坐在地上隐隐发抖的她说:“我是许愿神灯,可以帮你实现三个愿望,如果你缺钱,就赶紧许愿吧。”听到我这样说,她果然不再害怕,并且迅速挪到我身边,颤着声音说:“如果你真的能帮我实现愿望,就请你保佑我的爱人,他去远处那座山上采药已经几天没有回来了,山上有很多野兽,我怕他遭遇不测……”

         那一天,海子在小高面前喝的酩酊大醉,只哭着说,傻啊,傻啊。

原来她并不想要金钱,她只想自己的爱人平安回来,这样美丽的姑娘有着这样一颗美丽的心,她和我以前见的人完全不同,这是一个美好、感人的愿望。“好,不要担心,我马上满足你的愿望。”“谢谢你,神灯。”“好了,我已经施展了神力,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毫发无伤地回到家里。”

        十年后同学聚会。

就在姑娘要带着我回家时,草丛里冲出了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刀,快速来到姑娘身边,一刀杀害了她。她倒在了血泊里,眼泪滴了下来,厄运来的如此之快,她甚至还没有见到心爱之人,那双美丽的眼睛就很快闭上了。

       
有同学说,哎呦这不是海局长吗,你可是稀客,你这是头一次参加聚会吧,咱可有十来年不见了,今天怎么得空啊?

我只能痛苦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任何办法。我有能力给人们任何他们想要的,却不能给自己许一个愿望。那个男人狂喜着把我抓起来,手上的鲜血刺痛了我的双眼。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