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阿拉斯加:寻找欧若拉

太阳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于是夜便降临了灯也亮了在尘世中忙碌了一天的躯体便回到了各自的巢灭了灯把灵魂交给了夜直到太阳冲破了地平线夜便消失了灵魂也回到了躯体继续着尘世中的生活

阿拉斯加的荒野,唤醒她心底沉睡已久的野性。这样的一种野性多年以来始终依附在她身上,长眠在钢铁丛林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中,却一直暗暗驱使着她,渴望人迹罕至的远离人类社会的所在。在没有手机网络,与尘世切断了全部联系的时候,她才会真正看到自己。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荒芜冰原。厚厚白雪一望无际覆盖整个世界。这里没有阳光,漫长黑夜永无尽头。狂风卷起层层冰雪呼啸着拍打在车窗上,永不停息的动荡。这个世界让她不由想起jack
london的“white
fang”。是的,这是阿拉斯加,像极了她故乡的阿拉斯加,冰雪,黑夜,严寒,美到极致的星空;静默,黑色的松树与云杉。荒凉,广袤,处处隐藏着危机,残酷与极端。

夜已深

这片土地拥有太多奇迹。严酷寒冷让人无法忍受,而荒凉大地下,却深深埋藏着金子,石油;人类社会最宝贵的金属与能源,出产于这样一片不羁荒凉狂野到极致的冰封大地。

做个很酷的人吧

图片 2

扔掉手机

图片 3

扔掉闹钟

yukon河。河面结了厚厚的冰,雪深深没到膝盖。这很像她故乡的河。冬季的天空是清新的调画板:清淡的蓝,惆怅的粉,像是一滴少女的眼泪。朦胧的地平线,微漠的光刚才照亮这白色世界,又转瞬消失了。

扔掉行囊

她们在黑夜中穿越北极圈。狂风尖锐地呼啸,卷起无数雪花冰粒化身精魅鬼怪纷纷扑来。dalton
highway的道路早已消失不见,唯有微弱车灯映照下漫无边际的白色与无尽长夜。这样一种真实得仿佛不真实的恐惧,让她无法抗拒。恍惚之间她仿佛回到童年故事中,看到美丽冷酷的冰雪女王乘风而来,挑拣着该攫走谁的灵魂?

不再像只仓鼠气鼓鼓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