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

红叶漫山

一帘秋雨,悄悄的湿落了红叶。萧瑟着黄草,寂寞着寒秋。红叶,落地成殇。

这首诗的确是第一次听就爱上了的——然而,其实是在高一的时候第一次接触这首诗。当时参加诗歌朗诵比赛,我朗诵的是徐志摩最著名的《再别康桥》。无独有偶,无意间听见隔壁班恰好选择的是林徽因的《红叶里的信念》。各种意象席卷大脑,并不懂得它想表达什么。后来在学校跳蚤市场特意换了一本林徽因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传记,在闲暇时光中细细品读,愈发感到韵味万千。

我提着心灯一盏

晨曦的霞光洒落在红叶上,染上了一层金黄。从叶缝里照射下来的光束,落地成了圆圆的光斑。早起的小鸟树上树下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蝉鸣中枫林升腾起薄薄的山雾,若隐若现的飘拂在树林里。

一首诗,就像一个属于诗人自己的梦境。作为读者,便如从字里行间去体会另一个人的心灵般,总会带着些个人色彩与感情经历的。可你知道,读别人的诗,最为吸引人的,其实就是那朦朦胧胧捉摸不透的意境。

在枫叶的筋脉里凝视

我拾起一片红叶,仿佛感觉到了它的脉搏正渐弱渐凉,正在远去。

我并不知道贯穿全文的“红叶”意象在林徽因的脑海中究竟幻化成了什么,但我想那更像是一团火,炽烈而热情的火。她写下这首诗的时候,徐志摩已经逝去了,抗日战争即将打响。支撑她的,便还有这似火般的信念。

记忆中的曾经

细细的叶纹密布着叶面,凹凸不平,手指触摸到落叶的肌肤,一阵阵寒凉袭来,沧桑颤栗。

图片 1

曾记得

几天前,还是树树红叶,浓浓的挂满枝头。深红,厚实,如焰如火。红了大山,红了河流,红了云彩。可是,转眼间,连续的风雨,连续的寒凉,几乎把漫山的红叶扫落得精光,满地的红叶哀伤的躺在湿湿的泥土上,无力的喘着冰冷的气息,奄奄一息的泪水滋润了沃土。

BY 凌空落雪

你用多情的画笔

曾记得,春绿时节,千树万树梨花开。红叶也绽放了嫩叶,几天过去,一树的枝条就覆盖了浅浅的绿色。到夏日朗晴时,枫叶茂密一树菁绿,青青叶香里挂满了晶莹的露珠,晨曦中光闪闪的。入秋后,枫叶慢慢的微黄,又大红,又金红,又深红。

“走——迈向理想的山坳子”
你看,那远方的青山绿水,炊烟袅袅;你瞧,天那头的男耕女织,舞乐升平。理想的山坳子,是每个人心中一座不同的城池。谁知道是否有机会看见呢?

把秋水、秋月、秋风

又是一年最佳赏红叶的时节。它红得深沉醇厚,像铺在大地上一张绒毯;它红得不娇不躁,在黄叶间闪闪烁烁;它红得温暖热烈,在秋阳下散发着阵阵秋草叶香。

最喜欢诗的第二节。从未曾寻着的梦……谁都有这样一个梦。幻境中的美景也许记得不清,但总有一丝丝的细节让清醒后的自己仍旧念念不忘。梦里的花,一种香,风吹浮云,斜阳夕照……明明是温暖的阳春,却又觉得那一股暗香是自静谧的夜中幽幽飘来。毕竟在自己的想象中,花前月下的疏影横斜更为醉人。

描摹成别有韵味的写意美景

短短的那几天,人们聚集在山下,眺望一片山一片红,层层叠叠。浅红、大红、金红、深红;红山、红地、红河、红云。漫步红枫林中,陶醉在色彩斑斓的枫叶下,晨曦中呼吸着清爽的草香,露水里轻拂着刚刚苏醒的小花,仰望着秋风吹拂的红叶,聆听着红叶相依取暖的呢喃。

她从未寻觅到的梦里花呢?是在不知名的山上,遍野齐放星星点点淡紫色的勿忘我吗?是花期短暂一朝凋零的昙花?还是似我一般有着同样的执念的那三月飘飞漫天桃红?

我写一首小诗歌咏

秋红,让枫叶挺直了腰身,舒展了筋络,把最美的红色展现给了大地、人间。它拥抱阳光,恋眷秋天,奉献着满满的秋红。它望着蓝天白云,面含微笑,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带着深深的眷恋告别晚秋的寒风,把一台红红的枫叶盛宴献给了岁月,慢慢的、轻轻的、柔柔的合上了舞台上秋的幕布。

你听,她的诉说是如此柔软,“梦在哪里,你的一缕笑”生生让人的眼前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有着世上最明媚的笑颜。无奈只是,浮光掠影,不知落到哪一处了。

秋意渐浓云淡风轻

秋离去了。红叶的深情、红叶的温婉却留在了人间,留在了心中。捉笔把秋的怀念雕刻成岁月的记忆,润泽把秋的风采定格成瞬间的时光,缱绻把秋的生命延续成时光的长河。

这毕竟是秋,却如春般芳香,如夏般浓烈,如冬般沉默。

曾记得

我收藏着这片红叶。细细的端详着,绵绵中秋雨迎风,窗外落满了红叶,雨丝钓走了我心中的那片怀念。黄灯下,我轻轻的抚摸着红叶,风霜中诠释了潇洒,平淡里品赏了禅意,自然中读懂了生命。

诗里开始的感伤,后面却转变成了一个人的坚决。

在流淌的秋日私语里

十月,我收藏了一片红叶……

放空歌唱,却不怕牵扯到旧日的创伤,无论时日有多晦涩,还记得前方会有霞光。

倾心聆听似水流年的厚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生命多么困苦,那又如何呢,相约明年,仍在这个西山山头,必然连成这一片的悲怆血色。

那承载着欢笑忧愁的盈盈秋水

也许,年复一年,那黄金天已不见,鸟儿不再悲鸣,亭子石路更是被岁月磨去了痕迹,唯独那红,那炽热滚烫的血色,即便闭上眼也如此触目惊心。

一路向你

信念也许是一枝色香齐聚的花,但总有一天会凋谢,这一凋谢许是会变成永远。但红叶不同,血染的红叶更不同,每年都能在那斜斜的小山坡相遇,即便是春,是夏,是冬你也能从落叶中,霞光中找到它的影子,其实它早已渗透到生命中——像信念在内心里扎根,像血液贯穿着生命。

在秋叶静美中

有些信念,是穷极一生都无法抹掉的。

清清浅浅流经爱人的心房

今日再见到片片红意,深深血色,记下你曾为这山中红叶,流血地存一堆信念……

枝头飘舞的红叶

图片 2

一如年少的羞涩

BY 凌空落雪

在风中凌乱成美丽的风景

附:林徽因《红叶里的信念》

斜阳暮鼓声中

年年不是要看西山的红叶,

收回缥缈的思绪

谁敢看西山红叶?不是要听异样的鸟鸣,

牵起你的手

停在那一个静幽的树枝头,

就着一灯如豆的星星指引

是脚步不能自己的走——

回归梦中期待的淡然宁静

走,迈向理想的山坳子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寻觅从未曾寻着的梦:

一茎梦里的花,一种香,

斜阳四处挂着,风吹动,

转过白云,小小一角高楼。

钟声已在脚下,

松同松并立着等候,

山野已然百般渲染豪侈的深秋。

梦在哪里,你的一缕笑,

一句话,在云浪中寻遍,

不知落到哪一处?

流水已经渐渐的清寒,

载着落叶穿过空的石桥,

白栏杆,

叫人不忍再看,

红叶去年同踏过的脚迹火一般。

好,抬头,这是高处,心卷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