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多天的路程

那天起我带了一身的疲惫开始远行,体温的骤然升高让我的自尊也随着升温我的倔强开始了旅程

第三轮面试合格,被问到什么时候方便上班的关口。

我们每天花三分之一的时间躺在舒适的床铺上,但在购买它们时,我们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在家居市场我们很难见到可以为之一振的新奇货色。别急,下面就来给你介绍几个造型特异的床铺,当然它们只是外形脱离常规,其主要功能还是不变的,你总不能指望你的床铺能给你洗衣服、剃胡须之类的吧。

我的发髻开始在我的心上慢慢地变化竟在一夜之间将心绪搅乱何止是它,还有我积攒了一生的爱恨情仇一通爆发

钟杳望了眼窗外,兀自开口:“你们这栋大厦,望得到旁边那幢楼么。”

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

我的希望随着身体一共崩塌,重建是一间烦琐的体力劳动,我没有那时间可供挥洒我的日子还剩下演变将我的愤怒和崩溃静悄悄的安葬

是内心素质极好的面试官,并没有被这没头没脑的问话噎住:“你要是视力够好,能看得清对面在做什么。”

图片 1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这张书床主要是给有两个小孩的家庭准备的。也许女生会比较中意这种床,可惜它却不适合情侣使用,因为两张分隔开来的被子直接阻碍了情侣们的缠绵悱恻。图片 2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沙发居然可以变身成一张上下铺的双层床,感觉把变形金刚搬回家了!这张床的好处显而易见,又节省空间又省钱,对于蜗居在外的人士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但沙发床有点太过窄小,不建议肥胖人士购买。图片 3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充气床,不用时收起来,节省空间的最佳选择。图片 4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都睡在鸟巢里了,你会不会将这句名言牢记于心,贯彻于行呢?图片 5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阴阳床,一位意大利设计师的作品。图片 6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千年猎鹰”床,设计者Kayla
Kromer因制造过汉堡床而一炮成名,现在他又把目光投向了星球大战里的猎鹰飞行器,并制造出了这款“千年猎鹰”。床的两侧有床头灯,除此之外,并无特殊功能。图片 7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睡在这张床上,自己就可以上演星球大战了!图片 8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醒着在上网,睡着了在“网上”,这算不算是新一代宅男宅女的标配床呢?这张床与奥运会的蹦床极像,不过它可不是铁丝制成的,而且从这张网格床你还可以俯瞰底层的动态。网格床还有一种忧郁颓废的气息,也适合那些衣着很有范、稍有点神经症的的艺术青年。图片 9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隐藏式安全床。据说可以应对枪战或是藏匿贵重物品。是说,如果发生枪战人可以躲进那个安全空间吗?嗯,是不是还得配个氧气机啥的?图片 10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复古四轮马车床图片 11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属于公主的南瓜车床图片 12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吊床,在这样的床上让你的梦扬帆起航吧!图片 13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土豪金梦幻月亮床,你值得拥有。图片 14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除了一个小书桌,还有合适的座位哦!图片 15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虽说床+书桌的组合已经很常见了,但是以野营车的造型出现,就新奇了吧!图片 16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大象床,让宝宝安睡在大象妈妈的怀抱里。图片 17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捕鼠床,形似一个巨的捕鼠器。万一睡梦中一脚踢倒了那张支撑杆,难道就这样被拍晕过去?!图片 18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隧道床,只想问问设计师,这种床睡起来不觉得憋屈吗?图片 19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球球床图片 20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扭扭床图片 21上一张特别的床,何止睡觉这么简单?小清新的枕头床

我的偶遇加上我这即将踏上中路的悲情作为一个破裂的生命我何止丢了一切,还有那被彼岸接待的彼岸花。还有一个叫做成功和失败的家伙

钟杳微微扯一下嘴角:“下周一入职。”

走了不知道是七百零几个寒冬腊月的雪冬,分分秒秒都将这无聊无趣的季节成就冬季的阴霾雾霾一直驱之不散我竟然还在那儿徘徊、等待

【一】

终将一切定格,看见那几张脸就犯了佛家的忌讳我的戒、如空、如色、一切都破了我带着“傲慢”的见解将眼睛里的沙子将结膜揉成了红色

这是钟杳来这座城市的第二十天,梅雨季节恰好来临。在车站便利店各种地方丢了三四把伞之后,她下定决心就算是被淋死都不再买了。当然H市隶属江南,她敢下这种决心也是因为认定这雨下不大。

2015 08 09 06:05

出了大厦门,她跟着手机上的地图,一路往来时的公交站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看到对面公交站的时候,钟杳关掉了手机,等着红灯变绿。

天空陆续有绵绵小雨下下来,有人在对面打开伞。钟杳抹了把脸,不以为意。

绿灯亮起,天变了脸,雨点极速的降落。钟杳把包放上头遮雨,往对面跑。就这么跑,头发也湿了大半,此时无疑是有些狼狈。她不知道的是,她这番样貌落入了遭受塞车的某人眼里。

何止在后视镜里看到钟杳,模模糊糊的,索性扭头看了眼。不远处张望公交的钟杳穿着黑白职业装,黑色小高跟露出细白的脚踝。就是睫毛膏染黑了眼睑,整张脸的表情垮下来,丧气得很。

见到这个表情,何止嘴角弯了弯,后头的车按了喇叭才发觉路已经通了。

钟杳被公交提示即将下一站下车的时候,一个愣神,直接从刚停下的站点下了车。结果越走越不对劲,但偏偏,越往里走,越是熟悉。

此时的何止早已到达奶奶家,他奶奶正在择芹菜的叶子,他拿个小板凳也坐在旁边帮忙一起择。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何止奶奶开口:“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下班早,来看看您。”何止住在离这个地方完全两个方向的地界,也是偶尔,才会来这儿。

“出什么事了?工作不顺心?”何奶奶夺过他手上的芹菜,防止他把该留下的部分也摘掉。

“奶奶,她来这座城市了。”何止开口,语气里的情绪并不分明。

“谁?”

“一个今天很狼狈的人,妆花的渗人,就算穿职业装也掩不住稚气。”何止复又拿起新的一把芹菜:“但这样了,我还是一眼认出她了,奶奶。”

“门口这个么?”何奶奶把择好的芹菜放到一边,起身后双眼盯着门口看。

这个住处隐秘在巷子深处,就算是经常来这儿送外卖的外卖员,也要打电话才能寻到这里来。但是隔着大门再隔一道虚晃的石拱门外站着的,分明是钟杳没错,何止诧异的差点掐断手上的芹菜。

【二】

钟杳在石门外站了许久,雨点越下越小,抹了抹有点模糊的眼角。不远处是一点点站起来的何止,她终于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地点。

在何止用了好多年的单反里,一步一景,这个地方各处的细微角落都存在那张36G的储存卡里。他曾经,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和她分享单反里的千百张照片。

有他去过的地方,路过的地方,至多的,是生活过的地方。

这条直街,和这个隐蔽巷道里的屋子。他分分明明的讲过,是他曾经长大的地方。

“何止!”钟杳近乎狂喜的喊出他的名字,脚步往里头走。

在自家奶奶若有所思的目光下,何止堂而皇之的装傻:“你是?”

“我是你小学同学啊!你以前想娶那个。”钟杳站在何止跟前,瞎话随口就来。

“奶奶好。”钟杳礼貌的问好。

何奶奶点点头:“马上吃晚饭了,阿止,带你同学去换身衣服。”

何止带钟杳上小阁楼,找了自己的运动服叫她换上。她换好爬下楼梯,底下何止靠着墙瞧着他。

“我……”

“恩?”何止挑眉等着她的下话。

“我来H市旅游,过几天就走…”钟杳甩了甩长长的袖子,何止走过来,帮她挽了几节袖口。心下也并不戳穿,这个人一直瞎扯慌,到底谁旅游是穿着职业装小高跟出来的。

“阿止,过来放碗筷。”何奶奶在门外唤着,何止应声。向钟杳指了卫生间的方向,叫她去抹把脸。

钟杳洗完脸出来,两人已经静坐着等她。四方桌上,何奶奶坐上位,两端有何止和钟杳。

“吃吧,不知道今天有客人来,没多少菜。”老人拿起了筷子,示意钟杳随意。

钟杳也小心翼翼的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扣肉,眯了眼睛:“真好吃。”

何奶奶瞧了眼笑容娇俏的钟杳,俨然是小女生的模样。眼睛弯成月牙儿,微有湿意的刘海揪成了一团,露出了好看的眉目。

“小姑娘,阿止的小学同学我通数都见过,倒是不记得有你。”何奶奶道。

“我…..”

何止口中嚼着米饭,看了眼窘迫的钟杳。一直都是这样,瞎扯的话别人但凡有一点怀疑,马脚悉数露出来。

“叫什么?”

“钟杳,时钟的钟,杳无音讯的杳。”

“是个好名字,想必家里人用了心。”何奶奶替钟杳夹一筷子芹菜,笑着道一句:“怎么不远迢迢的跑来了H市,我们这小地界你怕是呆不久。”

没头没脑的一番话,钟杳手上的筷子一滞,何止抬头看一眼钟杳的表情。眼睫毛垂下来,静静地吃完一整碗饭,起身:“谢谢招待,何奶奶再见。”

然后,脚步缓缓地走出这间屋子,身影消失在石门口。何止突然感到心里一空,想起身追出去,被何奶奶拉下来。

“坐下来,把饭吃完。”

室外的雨又下大,何止狠狠心坐下来。

【三】

钟杳左转右弯的找了好久,复又回到公交站。抬眼看灰蒙蒙的天,瞧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原来六点了。

她一直生长在北方,冷得时候干燥,寒意只侵了皮肉。如今来了南方,入了春的天气,还是冷得入了骨髓。她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物,期望公交赶紧来。

恍惚间看到穿校服等车的高中生,因得有车驶来,男生提前一步将女生拉后一步,两人侥幸没被水溅到。钟杳也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瞧着阶下小水洼笑了笑。南方的男生,都这么细致温柔么,像何止一样。

可多年以前第一次见何止,她分明不是这种印象。

钟杳刚到大学报道的那一天,穿着老旧的格子衫,黑色的牛仔裤洗得有点见白。暑假的时候长了大半张脸的痘,因为手贱扣了痂,留了许多的痘印。高三那会儿剪得超短发,长得还不够长。

旁的大多有家人作伴,她拎着行李箱,孤零零地站在那儿。因得长相和打扮,也未有学长过来帮忙,何止是那个学长。

眼睁睁看着何止接过了她旁边也是一人来上学的女生的行李,一眼看得见的眉清目秀。钟杳撇撇嘴,一个人处理完所有事宜。

完成后她走到阳台,往外面望,恰好看到何止拎了另一个女生的行李箱往这边的寝室楼走。两人谈笑风生,白衬衫破洞牛仔裤的何止,远远望过去有种特别朦胧的好看。

钟杳却嗤笑一声,在心里暗骂一声虚伪。

后来,是怎么才有交集的呢。

钟杳上公交车,坐完最后一个站点,下车慢慢走到租住的地方。废了好大劲也想不起来,后来她和何止,怎么就纠缠不清了。

图片 22

【四】

何止把钟杳的黑白套装洗好挂起来,和奶奶道别。走得沉默的钟杳,虽然没有忘了包。但穿走了何止高中的运动装,和夏天常穿的平底拖,留下了这套衣服和小高跟。

八点多到家的何止,没有拉上窗帘,看着楼下的霓虹灯出神。他喝了口手上的啤酒,恍恍惚惚以为楼下有个短发小姑娘在挥舞双手,叫着何止何止。

钟杳,你为什么,又出现在我面前。

大学里的钟杳读建筑,何止恰好是年长一届的直系学长,所学课程的任课老师也有相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