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秋千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1

还在那里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莫干山

   
小时候,我家住在乡村,每当长长的署期来临,爸爸妈妈都要到镇中心小学集中进行教师政治业务学习。他们一走,我们就成了脱僵的野马,愉快地抛开手中永远也做不完的作业。我便带着弟妹们,到山上去拾趣,摘山花捡野果,捉虫鸟登高爬树等,玩得不亦乐乎。待估计父母快回来后,这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家中,装模作样地做作业。

而我远离了它

武陵村

   
我家旁边有一座山叫白虎山,它好似一只老虎在卧着打盹。我家恰好住在虎口下面。这虎口也名不虚传,山势从上到下逐渐向内倾斜,石壁陡峭,由于长期风化的缘故,石壁凹凸不平,留下一些石槽,我们常在那地方玩。山脚是一些不规则的石头及陈年土泥,常有人在峭壁下的石缝中寻找一种叫地乌龟的动物。

少了看护

怪石角

   
一天,我趁父母学习去了,就带了弟妹们准备从白虎山虎口面爬上山去玩,山脚是一些灌木丛,有一条不常有人走的小路通到半山,我们拨开树丛寻路而上,到半山腰,路悠然而止。上面是峭壁了,石壁上有一些石槽石缝,我们打算从那些石槽往上爬。路终止处有一些可能以前从山顶掉下来的石头,大小不一,其中一块大石,高丈许,上面很宽,它最靠近石壁上的石槽。我们从侧面很快爬上了那块大石。岩壁的缝中间长着一些树木,其中有一棵倒挂着。站在大石上面就能抓住它,大石离岩壁约四五尺远。我首先伸手抓那棵树,让身子悬空,一荡,确实是晃晃悠悠的,真好玩。我索性吊着那棵树荡起秋千来,荡来荡去,越荡越欢,直到弟妹喊了,我才不情愿地荡到对面山岩边石槽里,然后,弟弟妹妹依次荡秋千,荡够了,再落到对面石槽。当妹妹、大弟平安地荡过来后,小弟顽皮地在树上荡来荡去,不愿停下。我再三催促,突然“咔嚓”一声,“不好,树快断了。”那时我们忙喊:“快过来,快过来”幸得小弟十分机灵,他在听到那个声音后已在瞬间落在身边的石槽上了,他刚一松手,那棵树就连根拔断,落到下面去了。“好险。”我们姐弟吓得面面相觑,那棵树若早断几秒钟,也许弟弟就掉到下面的乱石上了。后果怎么样,我不敢想像。过了一会儿,我们又没事一般,忘了那场险情,继续沿山岩的石缝往上爬——

多了牵挂

芦花荡

   
后来,我们一直没敢把那次危险行动告诉大人,不过有了那次教训,以后在类似行动中谨慎得多了。

桃花如往年一样红艳

剑池

图片 2

像晨起的朝阳上了白墙

发表于 2000-11-12 22:25

莫干访秋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阴冷,今天约好与小杨两人到莫干山一游。莫干
山位于德清县的莫干山镇,距离德清县15公里,从杭州出发到莫干山并没有直
达班车,需要从汽车北站坐车转。在杭州市内直到汽车北站的有15路、155路
等,我们买了车票到武康,每人9元2角,车子很多,大约20分钟左右一班,
如果中午或者是下午平均达到了15分钟一班。
车子从杭州到武康是47公里,由于路况较好,通常只要35分钟左右就可
到达。到了武康找到转莫干山的车子,车很多,但是车况不好,由于路并不远,
所以一般只要二三十分钟,在莫干山脚下有许多应该是莫干山上专门跑的车。
主要因为今天既然不是星期天,也不是盛夏,所以是一个很明显的淡季,
所以山上的人特别少,车子送我们上山时,我问司机,包车游玩的话,需要什
么价格,双方说好,包括上山下山总共80元,价格还算合格,所以我们就决定
包他的车。首先他带我们到翠字亭,因为莫干山的竹子特别多,以翠字著名,
故此。
转进武陵村,里面是蒋介石先生的一个别墅,上次到溪口去也和他有关系,
这次居然也有关系,因为莫干山是与鸡公山、庐山和承德避暑山庄齐名的四大
避暑胜地,所以秋天的阴天上山自然就感觉到有些冷了,出来以后,司机带我
们路过荫山街,因为淡季,路上几乎没有人,上行,到怪石角。由于怪石角实
在太偏远,路小得只能通过一辆车子。所幸本地司机很熟悉,进入怪石角,里
面只有司机和我们三个人,因为风大,而且天气很阴,看不到太多的远景,怪
石角也只是一个小景。出来后,就去看芦花荡,芦花荡公园自然以芦花为主要
景点,但是里面的一些树及园艺的布局,还是不错的一个公园,如果天气好几
个人在里面玩玩牌很爽。最后的景点是去了核心景点“剑池”,看剑池需要从
上面走台阶到下面,剑池只是一个名气,在剑池的下面更有两个瀑布,在观瀑
桥上看看,有点风景。总之,莫干山的门票40元和它的风景是不太相称的,这
一点和溪口比不山,这个风景如果说有点避暑还要再买上一张门票,在某种程
序上也是对旅游的一种打击。下了山,就坐了到武康的车,再转回杭州,我们
一天的旅游也结束了,回到家外面开始下雨了,还算不错,只在回家后天才真
正地下雨,也算对得起我们出去玩一趟了。
一天的主要费用是:杭州到武康10元,武康到莫干山3元,包车整车80无(此
项费用与人数相关,如果四人每人则只要20元),门票40元,回程13元;如
果以四人计,基本路费是90元左右。如果两人计,每人则为110元左右。
2000/11/01于杭州

来一场春风

花落又知多少

地上如女子腮红

然后

时间一久

落地化泥

不过

我并不伤心

花开花落

这是万物的定论

唯有珍惜

才能永久

水依旧东流

少了清澈

多了落石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